本文内容涉及电影剧透和对原著小说的剧透。适合已经看完电影的观众阅读。

不希望被剧透剧情和小说情节的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1.

为什么片中大年三十儿学校还上课?我猜至少有两方面原因可以解释。

第一个原因,电影里交代,进地下城时每个孩子只能有一位监护人。

大人白天要工作,生存环境还这么恶劣,孩子就没人管、没人教育了。朋克色彩的地下城看起来治安也不好,非法交易、打架斗殴丛生所以需要社会统一管理起来

至于为什么每个孩子只能有一位监护人进入地下城,原著虽然没有每个孩子只能有一个亲人陪同入城的设定,但是在地下城被岩浆袭击需要撤离时是优先孩子的。这种末日氛围下优先救孩子,毕竟他们更有未来。

原著片段:

最靠近电梯口的是由机器人保育员抱着的婴儿,然后是幼儿园的孩子,再往后是小学生……我排在队伍中间靠前的部分。爸爸现在在近地轨道值班,城里只有我和妈妈,我现在看不到妈妈,就顺着长长的队伍跑,没跑多远就被士兵拦住了。我知道她在最后一段,因为这个城市主要是学校集中地,家庭很少,她已经算年纪大的那批人了。

片中韩子昂救下幼年的韩朵朵,她被水里的人一个一个托出水面的部分可以看作对原著中逃生片段的复现。从这个片段可以看到未来世界的文明,或者说极端环境下的人性。

第二个原因在这种人类生死存亡的年代,有必要缩短教育周期,让年轻人早点成为劳动力。

刘培强是在刘启4岁时离开他去太空站的,他在太空站工作了17年多,所以现在刘启21岁。而片中朵朵问他“是不是被学校开除,是不是被工作开除”。刘启也提到他实习过。可见在影片的世界中,二十来岁应该已经在工作,或者至少在实习了。而且刘启学的还是汽修专业。

在这个年代,育已经没有余力去教除了理工科之外的东西

学校教育都集中在理工科上,艺术和哲学之类的教育已压缩到最少,人类没有这份闲心了。这是人类最忙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很有意思的是,地球上所有的宗教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现在终于明白,就算真有上帝,他也是个王八蛋。历史课还是有的,只是课本中前太阳时代的人类历史对我们就像伊甸园中的神话一样。

此外,关于教育还有一个场景我很喜欢。韩朵朵在学校时,班长用朗诵腔深情地回答着问题,窗外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场面可以用中国特色的和谐来形容。然而几分钟后,窗子上的模拟屏坏了,留下灰色的屏幕、红色的警报。原来一切都是幻觉。

2.

北京市交通委的语音提醒很妙: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这是个只有中国观众才能get到的梗。类似的梗还有很多。在片子快结束时,刘启踩过一块门垫,上面写着“出入平安”。

但是我观影过程中真的好几次觉得片中的交通规则很容易出车祸。有几处俯视大全景,车完全不分车道在冰原上驾驶。最要命的是想掉头随时原地掉。那些车都质量巨大,摩擦力又小,后面的车难道不会咔的撞上吗?《乡村教师》里讲的牛顿力学难道你们忘了。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

3.救援队到达上海时,车窗外有冻住的地标建筑东方明珠、环球金融中心,冻住的校车、兰州拉面招牌等

韩子昂对看呆了的韩朵朵说:“朵朵别怕,这里是爷爷的家。”然后讲述了年轻时,妻子在家等他吃饭的情景。听到这段,我的眼睛又湿了。

韩子昂是个年轻时生活在上海的九零后,相信这会让年轻观众很有代入感。他贿赂看守送了存有50年珍藏小黄片的VR眼镜,还跟着海草舞抖腿。当我们老去时,年轻时的那些高楼大厦与回忆,全都被淹没上海的太平洋冰冻。伴侣、孩子已经死去,只剩一个相依为命的外孙子,非亲生的孙女。绝望与希望并存的文明,要经历数代坚持不懈的传承去寻找新家园,寻找贝加尔湖解冻的那一天。

救援队试图攀上的那个建筑物,我不知道是不是现实中上海的建筑物。韩子昂跌落后,因为密封服破裂,氧气即将耗尽。他用近最后一点力气端坐在沙发上,庄严的等待死亡降临。房间里有几座沙发、还有一个拿扇子的女人雕塑。女人婀娜的造型颇有上海特色。华人讲究落叶归根,或许对韩子昂来说这就算回家了。或许在他的意识逐渐变得稀薄时还可以问到妻子的饭菜香。而且我觉得姥爷年轻时一定很酷,你想一个九零后海派青年,还是能开重型车的老司机。(我突然想起韩寒是怎么回事。)开着这么大的车在冰天雪地漂移,其他救援队的驾驶员都是中青年,老爷子应该至少六十岁了吧,真是老当益壮。

4.王磊队长带领的救援队带着发动机快到达杭州时,有一位队员倒地死了,周倩说快卸电池,然后给他做心脏复苏按压也没抢救回来。旁边的人说死者是活活冻死的。这个对应的可能是密封服上有电池加热的设定。

原著里处死联合政府成员时的做法:

他们收走了被判死刑的每个人密封服上加热用的核能电池,然后把他们丢在大海的冰面上,让零下百度的严寒慢慢夺去他们的生命。

可能是由于任务时间太长没有补给,那位队友的电池已经没电了,密封服无法保持恒温才冻死的。电影后面,刘启和Tim执行任务,他离开拖车,密封服也是提示恒温失效。前面冻死人算是对这里的一个铺垫。

5.在《流浪地球》原著中, 地球与木星擦肩而过时并没有发生危机,一切都按照领航工程师们精确的计算运行着。在木星巨大引力的拉动下,地球将最终达到逃逸速度。但是刘慈欣对当时的景象进行了渲染。电影版对暗红色的迷人又恐怖的天空的展现,我是很震撼的。尤其是从地面向上看去,那巨大漩涡,像一锅烧化了的金属。

刘慈欣在原著中这样描述:

人们都在紧张地盯着西方的地平线,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光,那光区渐渐扩大,伸延到整个地平线的宽度。我现在发现那暗红色的区域上方同漆黑的星空有一道整齐的边界,那边界呈弧形,那巨大的弧形从地平线的一端跨到了另一端,在缓缓升起,巨弧下的天空都变成了暗红色,仿佛一块同星空一样大小的暗红色幕布在把地球同整个宇宙隔开。当我回过神来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暗红色的幕布就是木星!我早就知道木星的体积是地球的1300倍,现在才真正感觉到它的巨大。这宇宙巨怪在整个地平线上升起时产生的那种恐惧和压抑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一名记者后来写道:“不知是我身处噩梦中,还是这整个宇宙都是一个造物主巨大而变态的头脑中的噩梦!”木星恐怖地上升着,渐渐占据了半个天空。这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云层中的风暴,那风暴把云层搅动成让人迷茫的混乱线条,我知道那厚厚的云层下是沸腾的液氢和液氦的大洋。著名的大红斑出现了,这个在木星表面维持了几十万年的大旋涡大得可以吞下整整三个地球。这时木星已占满了整个天空,地球仿佛是浮在木星沸腾的暗红色云海上的一只气球!而木星的大红斑就处在天空正中,如一只红色的巨眼盯着我们的世界,大地笼罩在它那阴森的红光中……这时,谁都无法相信小小的地球能逃出这巨大怪物的引力场,从地面上看,地球甚至连成为木星的卫星都不可能,我们就要掉进那无边云海覆盖着的地狱中去了!

6.最后,不得不提到刘培强算是违背军事命令,放弃"火种"计划,带着空间站的燃料去引爆木星这个决定。对这个决定如何去理解,其实我心里是很矛盾的。

很难评价刘培强的决定是否“正确”的。放弃“火种”计划,相当于赌博,有微小的概率能成功引爆木星大气,并且爆炸的力量能推动地球。如果失败了,而“火种”计划的希望也破灭了,那么人类及人类文明真的就要在宇宙中消失了。

moss作为人工智能,代表着绝对理性。如果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真的成立,这个时候就应该选择放弃地球,继续“火种”计划,这样收益最大。然而,人并不是“经济人”。这也是经济学后来发现并不断研究的领域。绝对理性,计算了一切,却没有计算到人性。

说段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我设想了另一个结局:

不去烘托父子之间的羁绊,而是把时间跳到一百代人之后。在半人马座,由受精卵培养出来的新人类后代,在空间站所保留的人类文明帮助下重建家园。他们查看着moss所记录下的数百年前的对话,才知道曾有一位叫刘培强的宇航员,放弃了私情和冲动,放弃了在地球的儿子,履行了军人的天职,含着泪水进入休眠,继续在空间站工作直到终老。刘培强是人类火种得以延续的英雄。

如果从新人类的角度这样叙事也未尝不可。可是,我都觉得能讲出这样故事的人真是魔鬼啊,不光中国不会这么怕,好莱坞科幻片也没有这么拍的,触碰到伦理问题了。如果有欢迎推荐给我,我去观赏一下。

7.现在这个结局虽有些俗套,在精神上依然可以说是忠于刘慈欣原著。在原著中,虽然地球过木星时平安无事,但小说随后就掀起一场高潮。

一些民间组织提出太阳不会死亡,太阳氦闪论只是联合政府为建立独裁帝国制造的阴谋,地球上发生了叛乱。

我们要推翻联合政府,控制地球发动机,把我们的星球从这寒冷的外太空开回原来的轨道!开回到我们的太阳温暖的怀抱中!

刘慈欣曾经说过,原著小说的重点并不是这场叛乱,并不是要批判人的无知和盲从,而是要讲希望今天我们看到的人类文明是如此的矛盾人类的感性和愚昧,在历史上犯过无数次错误,甚至会给自己种群带来灭顶之灾。然而人类的文明还是延续下来了。

一方面,说不定哪天人类用原子弹把地球炸了,编辑基因污染了基因池造成人类大规模出现变异,或者招来更高等的外星文明把人类灭了。这不是科幻,这不是科幻,这都是人类正在做的事。可是,人类文明延续数千到上万年了,这些感性、愚昧、矛盾性正是人类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如果人类绝对理性,那才是人类的异化,文明的消亡。

“给岁月以文明”与“给文明以岁月”的辩论,本就是刘慈欣在《三体》中为读者留下的争论不休的话题。如果电影能对人类最终做出这个决定的挣扎和矛盾给予更多笔墨,将使这部电影从观赏性上升到哲学性。

文章版权:新乡新闻网 - 新乡新闻网作为新乡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向网民提供新乡新闻,新乡信息,视频直播,视频点播,栏目互动等服务,新乡新闻网致力于打造为河南省内第一新闻视频门户网站。

本文链接:http://www.hfkumoo.cn/xx/97767208.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

评论已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