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精致”这段时间成为舆论场讨论比较热烈的一个话题。其实,这个概念至少在2017年年末就已经被一些微信营销号生造出来。大约半年前已经在一些媒体号中传播一轮,但是并没有引起这次的关注度。 前不久引发火灾的“仙女宿舍”,将“伪精致”真正拉进舆论场。

仙女宿舍,就是有高校研究生花数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89美元)改造宿舍。为了追求仪式感,她们用羽毛、串灯、纱帘等来装饰与改造宿舍,意思成为互联网上很火爆的话题;并被不少人认为这是精致生活应有的态度。对“精致”感的追求,成为被吹捧的焦点。 但这只是“伪精致”的一隅。随着火灾的发生,“伪精致”招来很多批评。主流舆论认为,这是在光鲜表象下,把物质和外表变成了生活好坏的标尺,成为衡量生活价值的主要尺度;“伪精致”成为摆在年轻人眼前的陷阱。

诚然,越来越多的人都期待成为别人口中“精致”的人。客观而言,追求美好精致的生活本没有错,但所谓的“美好”,却可能只是表象,某种程度上是在享受当下的状态中对未来的透支。精心打造出来的美好,或许能让外界很多人羡慕不已,但可戳破虚假后,是赤裸裸的生活现实。

之前有媒体曾对这种类似的生活状态做出总结:“能买吸尘器就不用扫帚;吃完牛油果又要吃藜麦;100块钱一张的面膜用起来也不心疼;口红两三只不够,要集齐全套;租房得独立厨卫,还要带落地窗。” 同时,在追求“伪精致”的群体中,以80后与90后居多。这与他们的成长环境有着直接的关联。

他们成长与生活在比较富足的环境中。在这样一种前提下,他们的生存环境,生存状态,乃至生存结构,跟上一代人的生存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这种现象是直接和现代性社会消费主义的特征相关联。

人们购买物品不止是“当作工具来使用”,同时也是“当作舒适和优越等要素来耍弄”。如果说通过物质得到满足感,是“伪精致”盛行的内在原因,商家、媒体传达的“物质至上”概念,就成了推波助澜的“帮凶”。但这背后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也是核心所在。 现代社会的消费主义驱动着年轻一代对物质欲望的极大追求,物质主义在社会生活中的全面贯彻是对精神生活本身的清空,客观上其实限制了他们的自由选择能力;对于崇高的精神生活,显得苍白无力,无所适从;全面浸淫物质生活带来的是精神上的空虚,追求“伪精致”正是物质主义过后留下的一片苍白。

“伪精致”也就成为现代社会工具理性盛行的前提下,空洞主体表现出来的精神装态的一隅。在享受现代社会的成果同时,也必然会带来现代性的消极后果:个体主义、物质主义、工具理性不断地制造出“空洞主体”。 在这种现象背后,其主导的逻辑依然是现代性所导致的价值虚无,与“精致”的核心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借用“精致”掩盖背后消费与虚无和逃避的现代逻辑。本质上,“伪精致”是现代性制造出来的空洞主体的生活态度,用“伪精致”包裹上文化外衣服。

这是一种误导,中了现代性面纱下消极空洞的毒,掩盖不了逃避与“丧”的属性。 而对身份表演的社会期待使追求“看起来精致”的年轻一族,做起自己的经纪人,在潜意识的焦虑中盲目地审视自己未达标的身份维度,将生活纳入“精致”的期待模式中去,“伪”也就开始走进真正“精致”的场域。这种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就这样诡异地因为某种渴望与期待而“自然”地结合在一起了。

你怎么看“伪精致”?欢迎点赞并留言讨论,关注本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版权:新乡新闻网 - 新乡新闻网作为新乡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向网民提供新乡新闻,新乡信息,视频直播,视频点播,栏目互动等服务,新乡新闻网致力于打造为河南省内第一新闻视频门户网站。

本文链接:http://www.hfkumoo.cn/xx/76203161.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

评论已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