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之王》就是一个锚。

吴孟达中年时混迹片场,随性演戏,从不琢磨剧本,收工就急着去打麻将。

他到《书剑恩仇录》剧组探班,老戏骨关海山劝他,演技是根本,送他一册影印本,郑君理翻译的《演技六讲》。

吴孟达看完后如获至宝,此后两句台词也在化妆间琢磨半天,演技飙升。

那个影印本被奉为天书,由吴孟达传给刘青云,刘青云看完后送给吴镇宇,最后从吴镇宇手中,辗转传给周星驰。

当时周星驰正在TVB主持少儿节目《430穿梭机》。

节目影棚设在香港清水湾老楼内,楼梯间风声如鬼哭,周星驰把其想象成李小龙出场前呼喊的“啊哒”。

他的节目每天下午四点半播出,其中有个固定环节,小朋友提问,周星驰说一个错误答案,另一个主持公布正确答案,然后三人一起喊“原来如此”。

日子重复且空洞,但胜在每月有2000元固定收入,且每周只需开工3天,剩下时间可供他自由支配。

那些日子,他和众多龙套一起守在TVB门前,被千奇百怪的剧务挑选,塞入不同车内,奔赴一个个片场。

他在《十三妹》中演路人甲,在《北斗双雄》中演问题少年,在《老洞》中演车厢地板上的死尸。演员们在他身边跑来跑去,偶尔还踩上两脚。

82版《天龙八部》中,萧峰带着燕云十八骑怒上少室山,周星驰是十八骑一员。萧大侠慷慨陈词时,背景的周星驰努力用表情全程配合。

他也试图当正式演员,当时黄百鸣的演艺公司“新艺城”如日中天,周星驰去自荐,“我是《430穿梭机》的周星驰”。

接待女郎没抬头,扔出张表格让他填,周星驰认认真真填完,然后便再无下文。

多年后,黄百鸣懊恼地说,那张表格并未送到高层任何一人手中。

周星驰在《430穿梭机》当了5年主持,只有一次成为新闻主角,内容是评论他只适合做儿童主持,不适合做演员。

他把报纸剪下,贴在九龙城老宅卧室中,闲暇时就盯着看。字句很快看熟,最后就是看着墙发呆,想象墙后的世界。

1987年,周星驰终于从TVB儿童组调到了戏剧组,并有机会参演电视剧《生命之旅》,饰演万梓良弟弟。

《生命之旅》播出后,周星驰去舞厅玩,偶遇风头最劲的导演李修贤。

李修贤觉得他面熟,最后终于想起,这就是和万梓良撘戏的“衰仔”和那个少儿节目的另类主持人。

周星驰得以参演《霹雳先锋》,并获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1989年,他成为TVB古装剧《盖世英豪》主角,剧中他浪迹市井嬉笑玩闹,天大事也要先“坐下来,饮杯茶,吃个包”。这句话成为全香港的口头禅。

即将结束的八十年代波诡云谲,港人见惯了翻云覆雨大起大落,对风云变幻已满心疲惫。一个鬼马少年从市井浪荡而出,带有久违的亲和。

那一年年底,王晶的《赌神》上映,命运开始抽插洗牌。

几个月后,刘镇伟受命完成《赌圣》剧本,并力荐周星驰出演。

他对周星驰说,之前你只是当红小生,演完你就是巨星。

1990年夏天,香港红磡火车站,28岁的周星驰掏出一个五分硬币,试图在售货机上买饮料喝。

那是《赌圣》开场第一幕,即将封进录像带,流入几代人的青春。

周星驰穿着格子西服,顶着蓬乱卷发,带着一脸无所谓笑容,在站台上安然自若。

他像刚从奔忙的时代列车下车,来到了专属他的年代。

《赌圣》剧本创作用了5个小时,拍摄用了37天,最终收获票房4132万,破香港影史纪录。

1990年香港电影票房第二名,同样是他主演的《赌侠》,票房也超4000万。

影评家对此大惑不解,他们推测是看《430穿梭机》那一代长大了,无厘头只是青春期的叛逆。

1991年,周星驰的《逃学威龙》再度成为票房冠军,1992年干脆被媒体命名为“周星驰年”,那一年票房前十他独占七部,前五名全是周星驰。

1993年,徐克拍出《青蛇》,程小东拍出《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李连杰拍出《方世玉》,那是港片最美的年华,而那一年票房冠军,依旧是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

已经少有人批评周星驰只会恶搞,倒是有人发现,《唐伯虎点秋香》中用到的对联,全部引自黄霑的《不文集》,那是一等一才子文章。

人们开始喊他星爷,声音里带着宠溺,因为他演的是小人物,是千千万万人在那个时代的缩影。

《漫画威龙》里他是乡下少年,《逃学威龙》里他是菜鸟警察,《破坏之王》是屌丝逆袭抱得美人归,《九品芝麻官》则是基层公务员的自我救赎……

《鹿鼎记》开拍前,金庸得知周星驰演韦小宝,发一纸传真给永盛电影公司,上书6字:不作第二人想。

周星驰没看过《鹿鼎记》原著,开拍后王晶禁止他看,因为改编度太大,让他本色出演就好。

星爷和小宝天然契合,“我有点像韦小宝,韦小宝根本就是很多中国人缩影,喜欢靠小聪明和运气。”

周星驰的影史就是小人物的成长史,而这成长史中亦寄托着几代人的青春。

《情圣》是青春的放浪,《唐伯虎点秋香》是青春的不羁,《大话西游》是初逢爱情的欢喜惘然,《食神》是登顶背后的黯然销魂。每一种青春,都有收纳之处。

而对许多人而言,《喜剧之王》是对青春最后的告别。

1997年金融海啸,终结了港人的小人物时代,跌宕生活中,笑声总带酸涩。

拍完《行运一条龙》后,1999年,周星驰筹拍《喜剧之王》,最初定名叫悲剧之王,但制片公司老板不同意叫这个名字。

那本卷边的《演技六讲》被替换为《演员的自我修养》,勾连着昏黄的岁月。

剧中所有一切,都像是世纪末的作别。

尹天仇在向柳飘飘作别,周星驰在向龙套岁月作别,大时代在向小人物作别,而我们则在向无厘头的青春岁月作别。

千禧年,在普及不久的电脑前,在即将淘汰的DVD机前,我们跟着周星驰一起喊着“努力、奋斗”。

新世纪开始了。

《喜剧之王》之后,周星驰不再是专情小人物的演员,而是化身导演,构建他所爱的功夫世界。

《少林足球》和《功夫》都大获成功,但好像怎么也找不到当年味道。

《功夫》结尾,一个巨大如来掌印从天而降,碾压一切,就像轰隆开始的新时代。

在优酷、在腾讯、在无数广告横飞的盗版网站,最受欢迎的,依旧是周星驰笑傲九十年代的那些老片,哪怕只是片段,也足以让人驻足回眸。

那些电影中,有两部最特别。

《大话西游》就是那个结,每当《一生所爱》响起,尘封的记忆总会在沙尘中泛起,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风化的石猴。

《喜剧之王》就是那个锚,那句“我养你啊”是第一次幼稚的承诺,而那句“努力奋斗”是许多人前行的起点。

片中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成为执着的隐喻。什么都能丢,执着丢了,人生就彻底输了。

《喜剧之王》拍完许多年,周星驰参加活动,常有影迷上前,要送他这本书,就像圆一个未圆的梦。

五年前,周星驰导演《西游·降魔篇》,借文章之口,重说了爱你一万年。

今年春节,《新喜剧之王》上映,周星驰在故事之中,银幕之外,远望20年前的自己和那个属于小人物的时代。

这其实是一部不该在贺岁档上映的电影。

它没有酷炫特效,没有大牌云集,没有密集疯狂的笑点,只有小人物挣扎求生。

然而,故事之中藏着周星驰对奋斗的全部理解。

时代不同了,但小人物的命运依旧没变,苦难没变,挣扎没变,改变人生的方法同样没变。

这世上本无喜剧之王,如果能笑对逆境,每个人都是喜剧之王。

电影开篇,主人公女孩在大海边,攥着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出场。

影院内的年轻人捧着爆米花,低声谈笑,不懂梗在何处。

真正穿越过那个时代的我们,才知道那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该文章转载自:在线观看国内女厕偷拍

文章版权:新乡新闻网 - 新乡新闻网作为新乡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向网民提供新乡新闻,新乡信息,视频直播,视频点播,栏目互动等服务,新乡新闻网致力于打造为河南省内第一新闻视频门户网站。

本文链接:http://www.hfkumoo.cn/xx/22527973.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

评论已关闭

返回顶部